「負面情緒」也有其正面意義

2018年12月02日     6,787     檢舉

每個人都有情緒,情緒有積極的和消極的,有我們喜歡的,和不喜歡的。我們很容易因為對情緒的感受而進行評判:對於那些不愉快的、不喜歡的情緒,就稱為負面情緒。

但實際上,並沒有什麼所謂真正的「負面情緒」。每一個情緒都是一種語言,都是帶著信息來與我們溝通的。

當我們帶著覺知,而不是無意識去看這些情緒的時候,就會發現情緒並沒有好、壞之分,也不存在真正的「負面情緒」。

情緒是送信人,每一封信都來自於我們的內心。如果你好好的收下這個信息,理解並應對好這封信,送信人就會走了。

相反,如果你關門不接待這個送信人,它就會一次次的不請自來,就像一個送快遞的:如果你沒收到,他就得一趟趟的送。

如果你關著門,他就得敲門、甚至撞門。白天你不接收,它晚上還會再來——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總在夢中夢見一些我們並不願意看見和接受的畫面。

越大的情緒,包含著越大、越重要的信息,如果你不接受、不解讀,它就會反復出現提醒我們看見。

因為這封信裡,包含著我們內心的重要需要。

所以,如果你處於巨大的情緒中,感覺自己很情緒化,先不要自我批判和自我譴責。這絕對不是什麼壞事。

下面,讓我們舉例來說說情緒,尤其是負面情緒的價值和好意。

壓抑:讓你獲得安全

我們在生活中,難免遇到讓自己覺得難過的情況,我們時常會忍一忍,雖然我們覺得當時有壓抑,但至少當時你獲得了安全:在你沒有能力或者准備去應對那個沖突時,壓抑保護了你。

每一個壓抑都避免了一次,我們暫時不願意去面對的沖突。

至於我們現在還要不要壓抑,取決於我們有沒有準備好應對一個可能的沖突,或准備好表達真實的自己。

老實說,每個人都無法避免出現壓抑的情緒。當我們還小的時候,我們依賴父母和他人,我們沒有足夠的能力獨立,沒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己,不壓抑幾乎是不可能的。壓抑讓我們退回到自己的空間內,讓我們得以喘息和休憩。

壓抑雖然保證了安全,但是確實委屈甚至扭曲了我們真實的自己,甚至有些人會形成了習慣性的壓抑。

如果一個人被鎖在箱子裡很久,他的腿是不能馬上站立和走路的。如果我們有了壓抑的習慣,我們很難在不需要壓抑的時候依舊壓抑,會變的特別的委屈和憤怒。

解除習慣性壓抑的方法是:努力的覺察和區分,過去(童年)那些「不得不」的壓抑。

然後你需要明白:我現在已經成年了,我真的還需要這樣嗎?現在我的力量與能力,比過去的自己大幾十倍。我已經有能力去改變,有能力真實的表達自己了。

如果我們還願意承受壓抑,那也要接納自己暫時就是這樣的。不要自責和自我傷害。害怕、壓抑的慣性是客觀存在的,解除任何一個習慣都需要時間與力量,不能一蹴而就。

憤怒:包含著自尊自重的力量

說到憤怒,很多人會覺得可怕、令人害怕和抗拒。實際上憤怒只是一個情緒而已,它和其他所有的情緒一樣。

會讓我們害怕的,是表達憤怒的這個人,所附帶的其他破壞性的行為和能量。

比如,表達:我很生氣,這是憤怒;摔東西、打人,也是憤怒。由於承載憤怒的個體是否學會了合理的表達憤怒,而造成的表達方式的不同。

但憤怒本身只是種情緒,它並不是一定要暴力或者極端表達。

憤怒裡包含著力量和自尊自重。當你不斷的退縮和被侵犯界限,你很難不憤怒。

力量是我們改變的動力。

很多你平時無力干、懶得干、不敢幹的事情,當你憤怒的時候你就可以做了,而且很可能效率很高。人類很多的作為和精彩,都是一怒之下、盛怒之下做出來的。

但由於我們幾乎沒有學會如何正確的表達情緒。總是在壓抑壓抑再壓抑之後,情緒無法控制了才被迫爆發。所以憤怒就成了暴力與發洩的代言。

但真正需要去解決的,並不是憤怒本身,而是不再壓抑憤怒。

要認識到:我們身體就像一個容器,當情緒壓抑積攢到一定地步,就會像火山爆發一樣失控。

學習在每一次情緒升起的時候合理的表達真實的自己,合理的表達憤怒,而不是去壓抑憤怒。壓抑憤怒才會造成無法控制的後果和令人害怕的狀況。

憤怒中蘊含的是力量,你怎麼用這個力量是你的選擇。實際上悲劇和災禍不是因為憤怒而生,而是因為你憤怒中的力量的偏差使用而生。

有的人用這個力量去生氣去破壞去攻擊,有的人用這個力量去爭取去發展去保護。怎麼用是你的選擇,但這個力量是寶貴的資源,就像汽車的馬達。

當一個人憤怒的時候,我們內心的聲音是什麼?

「這太過分了!」

「怎麼可以這樣?!」

「這太不應該了!」

我們內心一直在追求公平與合理的被對待。這就是自尊與自重,希望更好的力量。

盡管每個具體的憤怒的人,他們頭腦裡的觀念、界限千差萬別,並不總是合適,尤其是人在遷怒的時候。

但這裡面的傾向是追求自愛和自重。能夠合理表達憤怒的人都不會過於內在受傷,不會患憂鬱症。

嫉妒:告訴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嫉妒告訴你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以及多麼想要。

若你能夠穩住神,不去急於排除這種不快,不去急著詆毀、誹謗、發洩不滿,而是能夠對自己進行細細的觀察:你會發現自己的內心有很多的飢餓,尤其是童年時的完全無助的飢餓。

嫉妒來源於我們想要卻暫時還沒有的東西,或者自己覺得不屑、但有沒能獲得的東西。簡而言之:嫉妒就是我們沒能看見、迴避和逃避的內在需要。

嫉妒本身是一種飢餓感,它不來源於肉體,而來源於精神。

填補精神飢餓最好的方法是:先接納自己這裡是飢餓的,然後如果真的很想要,那就去努力,如果自己不想要,那就徹底的把它放下。

雖然自我檢查內在需求並不是一條輕易的路,但這是一條通往愛和希望的路。

而讓我們難受的嫉妒,正是提醒我們看見需要的信號燈。

悲傷:包含著療愈與安慰

通常我們在經歷著悲傷的時候我們會做什麼?療傷、獨處、與自己待在一起、求助或者自憐、整個人沒有力量,也沒空思考其他的。

很多人都不喜歡悲傷。但細細回憶一下,每一次悲傷之後,我們的內在都會進行一次蛻變和升級。我們會經由經驗悲傷,變得越來越強韌,越來越接納,越來越成熟。

不要去勸說一個正在悲傷中的人盡快走出悲傷。陪著他,傾聽他,對他說:如果你難過就盡情的哭出來。

看著他哭個夠,就是對他最好的安慰和愛。相信他在充分的悲傷後會接納那個巨大的失落,並開始新的生活。

每個人都需要時間和時機來整理、面對自己的內在。悲傷的盡頭是接納與轉化。

一個人若能明白悲傷背後蘊藏著的巨大禮物,那悲傷的使命就完成了,他也會越來越不容易產生悲傷了

無聊:孕育著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無聊甚至是珍貴的,如果你不急著把它趕走的話。青少年是很容易感到無聊的,此前太小不能夠,此後麻木習慣。

所以青春期時的無聊感,是一個被包裹的燈籠。

如果他不急著跑出屋外,他會發現包裹中的光,而那是他接觸自己此生原本使命的良機。

年輕的時候總會感慨人生很無聊,我們在百無聊賴中用很多方法打發和消磨人生。然後人就長大了,高考大學畢業掙錢結婚養家,人變得匆忙沒有空閒的機會,也習慣了用各種聲色來消遣無聊。

當我們三十四十五十歲的時候,生命中似乎已經忘記了「無聊」的概念。我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家庭、事業上,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又開始問自己:「我內心真正想要什麼,我生命的意義何在?」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